ַ

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娱乐

“中国式”剧本杀:开启社交游戏新潮流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31日10:56 来源: 天津日报

烧脑、推理、情感演绎,如果有这样一款游戏,可以让你体验一回新的人生,你愿意参与其中吗?2016年,明星推理真人秀《明星大侦探》的热播让剧本杀这个新奇的游戏模式开始走入大众的视野。在游戏中,每个玩家都有属于自己的角色设定,他们各自有着怎样的人生?每个人的背后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们之中谁又会是那个真正的杀人凶手?随着剧情的推进,你会一步步走近真相,也会慢慢揭开那层蒙在人心上的纱……

3月29日,第一届中国沉浸式剧本娱乐行业年会暨2021年中国沉浸式剧本娱乐春季展在天津举行,此次年会邀请了全国众多在沉浸式剧本娱乐行业带头发展的领先企业,以及行业内优秀的剧本创作者、从业者。记者此次也专程来到大会现场,与从业者们进行交流,请他们分享剧本杀行业的从业经验以及对行业未来的发展愿景。

◆ 经历中国化改造升级

现已成为年轻人休闲娱乐首选

近年来,剧本杀作为一种新兴的社交型角色扮演推理游戏,因其良好的社交体验和新颖的游戏环节受到大量年轻消费者的青睐,已成为国内线下桌游店里最热门的游戏之一。

据业内人士介绍,剧本杀起源于上个世纪70年代欧美中产阶级的家庭聚会,原型为“谋杀之谜”(Mistery of Murder),是一种真人角色扮演游戏。游戏全程以剧本为核心,由DM(游戏主持人)引导。通常会有一名玩家在其他玩家不知道的情况下扮演凶手,玩家通过多轮搜证、讨论、推理,最终票选出凶手,并破解凶手的作案动机和作案手法,最后由DM公布真相。

2013年,一款名为《死穿白》(Death Wears White)的谋杀之谜作品由英国被翻译引进,它是由桌游设计师Guillaume Montiage创作的,也是国内玩家能够接触到的第一部剧本杀作品,它的到来为国内桌游行业注入了新的血液。然而这样一部作品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直至2016年,明星推理真人秀《明星大侦探》的热播将这款游戏带入主流大众的视野,激起了广大桌游爱好者的极大热情,国内剧本杀行业由此兴起。

2017—2019年,剧本杀在中国完成了改造升级,它脱离了国外单一的盘凶模式,增添了复杂的游戏机制,糅合了角色扮演、演绎、情感以及推理元素等,形成了现在中国本土化的谋杀之谜。剧本杀行业也在这一时期得到了充分发展,“我是谜”“百变大侦探”“明星大侦探”等为代表的线上剧本杀应用相继上线,线下实体店更是应势而生,据央视财经报道,2019年全国的剧本杀线下体验店数量由2400家飙升至12000家,多数玩家也是在这一年首次体验线下剧本杀。

2020年疫情的突如其来让很多行业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打击,然而剧本杀作为“宅经济”的代表异军突起,在疫情期间再次把握时机迅速发展。据相关数据平台显示,2020年春节隔离高峰期,“我是迷”等四款剧本杀或内嵌剧本杀游戏APP,屡次杀入手机应用市场社交游戏类前10名,成为眼下最受资本关注的互联网经济品牌。

随着疫情的逐渐稳定,人们开始渴望走出门,与三五好友坐在一起开心玩乐,剧本杀自然成为年轻人休闲娱乐的首选。并且随着剧本杀游戏的普及深化,手机娱乐的碎片化特质与剧本杀过于漫长的游戏时长形成了难以调和的矛盾;“陌生人开本组队”的模式不便区分高级玩家和普通小白,拉低了一场游戏的烧脑体验;游戏程序主持人无法帮助陌生玩家打破社恐僵局,玩家无法做到完全的感情沉浸等……一系列线上剧本杀平台的缺陷也逐渐暴露出来,线下实体店看准行业趋势,扩大投入,店面数量大幅增加,据美团平台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国剧本杀相关实体店已突破30000家。

经记者调查了解,目前剧本杀线下实体店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通过重金设计打造真实剧本场景的实景搜证类密室剧本杀;一种是由原先的桌游店进行简单改造,通过道具、换装和大量引进的独家剧本,由店家主持人引导玩家进行剧情推演的剧本阅读类剧本杀。由于前者资金投入较大,目前国内还是第二种线下实体店模式更为常见。

剧本杀行业规模的逐渐扩大,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加入进来,马延哲就是其中之一。家住河南省濮阳市的马延哲多年来一直从事影视项目开发与投资的相关工作,2017年的一天,圈内好友世间白兴奋地向他描述了一款新接触到的游戏,叫剧本杀,并且强烈要求他一定要玩一次体验一下,没想到三场游戏下来,马延哲彻底被剧本杀深深吸引了。马延哲说,时至今日他都要感谢这位好友当年的强烈安利,让他有机会感受到剧本杀这款游戏的魅力。

从那以后,马延哲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沉迷于剧本杀游戏,玩的多了,也就了解了剧本杀游戏的套路,有着剧本创作经验的马延哲开始试着自己写剧本杀作品。后来,马延哲又在朋友的鼓励下,开起了剧本杀实体店。目前国内正处于剧本杀火热阶段,马延哲表示实体店的收入还是可观的,尤其是在过年期间,店内场次天天爆满,有时甚至要提前两天预约。

就这样,从一个资深玩家,到一个剧本杀创作者,再到剧本杀实体店经营者,马延哲一步步深入剧本杀行业领域,瞅准红利期及时入场。但在马延哲看来,剧本杀行业目前正在经历井喷式发展,大量资本注入其中,带给行业更大的前进功力,但也意味着这需要行业内从业者不断完善游戏服务质量,带给玩家更好的游戏体验,不要盲目跟从,而忽略了剧本杀游戏的本质,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量的从业者将面临着淘汰。

◆ 行业缺乏专业创作者

编剧与剧本杀行业良性互动

剧本杀顾名思义,核心自然是剧本,剧本创作者在行业中占据重要地位。随着行业知名度的提升,越来越多对剧本杀感兴趣的创作者以全职或兼职的方式开始剧本创作。根据剧本分发平台“黑探有品”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剧本创作者数量在4000—5000之间。

刘罗就是一位专职的剧本杀创作者,早在2016年年初,刘罗就接触到了剧本杀游戏,《死穿白》是他玩过的第一部剧本杀作品,也是受到这部作品的影响,让他萌生了创作同类型游戏的想法。从2016年7月份开始,刘罗尝试创作剧本杀剧本,《深蓝阵雨》是他的第一部独立作品,这是一部首创双凶案的新手难度剧本;后来刘罗加入了乱神馆企划工作室,以工作室作者的身份创作了第一部作品《阿卡姆症候群》,一部有许多先锋性尝试的硬核推理作品,这部作品以其完整的故事性和缜密的逻辑性深受玩家的喜爱,也让刘罗在剧本杀领域一炮而红。

刘罗认为创作剧本杀剧本和其他类型剧本最大的不同,就是光有一个好点子或一个好故事是不够的,作者还需要掌握把这些内容游戏化的能力:“剧本杀严格来说应该算是一种剧情类游戏,也就是说,除了剧情创作外,作者还必须兼顾游戏性的设计,比如平衡性、参与性、可操作性等等,除此之外,作者还必须完整地制作主持人手册(游戏说明书),让游戏主持人通过手册就能非常清晰地了解整个游戏的剧情、规则、流程和逻辑,然后清晰地向玩家们作出符合作品应有质量的呈现。”

剧本杀的剧本涵盖内容包罗万象,没有任何界限,创作者可以任意发挥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这也是刘罗爱上剧本杀创作的原因之一。“《百匠奇案》系列,我的灵感来自许多的匠人技艺和各类国风艺术美学;《阿卡姆症候群》和《极昼之下》,我的灵感则来自克苏鲁神话风格的音乐、小说和相关资料。”在刘罗看来,只要保持创作追求,就能在许许多多的领域中找到灵感。

对刘罗来讲,每一部作品都有着不同的特殊意义,但《百匠奇案2》是目前为止他最喜欢的一部作品,因为这部作品表达了刘罗对于国风推理创作的坚持,也是他将剧本杀的叙事电影化的第一次尝试,“创作《百匠奇案2》的过程非常艰难,我对‘推理内容和剧情立意完美结合’有着偏执的要求,所以推翻重写了5次,构思了大大小小十几个案件诡计,最后决定舍弃了目前硬核玩家们最喜欢的高难度案件,采用了相对比较简单的几个诡计,目的只是为了让剧情的整体节奏更符合‘电影叙事’。同时,作为系列的完结,我要把前作挖的坑全部填平,还要先锋性地采用‘蒙太奇’的叙事结构,让玩家们在游戏中切换角色视角和时间空间感受剧情,创作难度真的非常高。而这些节奏性的东西,最终还要交给其他我所不了解的主持人去呈现,说实话,我在创作时,心里是没底的。”

不过幸运的是,《百匠奇案2》在面世后,还是受到了大部分玩家的喜爱,而且有了《百匠奇案2》的创作经验,刘罗在之后创作《乱神志—鱼龙舞》的过程中,“电影式叙事”手法也明显变得更加成熟和精致了。

刘罗表示,随着剧本杀行业的不断发展,许多专业编剧包括小说家已经发现了这个新兴的行业,他们有些人也已经开始尝试创作剧本杀游戏,这对剧本杀行业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由于剧本杀行业目前在国内发展还尚未成熟,缺乏市场规范化,因此剧本杀行业内的创作者水平参差不齐,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优秀的作者创作出了丝毫不亚于影视剧、小说的作品,而这些作品也迟早会在其他媒介面向更广泛的观众,“其实现在已经有许多媒体平台向我们提出了合作意向,并且有些合作项目已经开始启动了,所以,我觉得编剧行业会越来越多地发现剧本杀作者的天赋和能力,未来也会出现更多的跨界合作。总之,我相信编剧行业和剧本杀行业之间,将会产生更多的良性互动,互相传递新鲜的灵感和血液。”

对此观点,编剧帮剧本杀运营金金表示认同:“剧本杀游戏为编剧行业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版图,未来,剧本杀行业与编剧行业将会长期共存下去。”

编剧帮作为国内知名的编剧行业服务平台,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为编剧提供学习、交流与交易的机会,近年来,编剧帮将目光对准剧本杀领域,试图为编剧们提供更好的发展方向。据金金观察,目前有大批的编剧想要投入到剧本杀领域之中,但有些编剧将剧本杀创作想得过于简单,导致转型困难。金金建议,想要做剧本杀编剧,还是要去深入学习,多玩,多交流,多观察。

◆ “剧本+”时代即将到来

剧本杀行业未来可期

在3月29日的第一届中国沉浸式剧本娱乐行业年会暨2021年中国沉浸式剧本娱乐春季展上,有一个很特别的环节,那就是很多剧本杀门店经营者会在这里集中体验和感受原创剧本工作室的作品,从中选择值得购买的优秀作品。

据洛阳卡卡工作室创始人杨侃介绍,这种“选本”形式在国内剧本杀行业已经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模式,很多优秀的剧本都是在这样的展会上被大家所熟知的:“类似于这样的展会我一个月可能就要参加两三次,现在剧本杀工作室和线下门店的数量都在成倍数增长,因此对于剧本的需求量也就越来越大,店家在购买剧本前,需要通过试玩的方式鉴定剧本质量、逻辑有无漏洞,因此剧本发行商和剧本分发平台定期会组织剧本展,供全国各地店家体验、购买剧本。

记者发现,在今年的展会上,各个工作室展出的作品各具特色,推理本、情感本、机制本、恐怖本应有尽有,其中以国风为背景的剧本杀作品占据近一半比重,刘罗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中国的传统文化,对国风推理类剧本杀作品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中国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为我们剧本杀的创作提供了大量的素材,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的作品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文化,喜爱中国文化。”

那么剧本杀光有好剧本就够了吗?在杨侃看来,无论是剧本杀的故事还是机制,都是为增加游戏性所服务的,剧本杀首先是一款游戏,因此如何提升玩家的游戏体验一直是杨侃最重视的问题。杨侃发现,游戏主持人是否善于引导玩家进入剧情对玩家最终的游戏体验息息相关,因此2019年卡卡工作室决定开始推出DM培训项目,如今已做了三十三期,累计对500多家店面进行过培训:“我们算是国内老牌的店面,发展的也很稳定。与其说是培训,其实是想把开店的管理经验及我们对DM的理解与要求传达出去,希望可以帮助想要从事这个行业的伙伴们能少走弯路,天南海北聚在一起也算是一种缘分吧,经常听到大家说江湖再会,还挺感慨的。”

作为有着多年相关从业经验的杨侃,在剧本杀刚刚进入中国时,他就敏锐地察觉到这种以推理为基础,玩法多变且能够达到情感沉浸的新兴游戏一定能够被中国的年轻人所接受。多年来,杨侃一直致力于对剧本杀游戏的开发,洛阳卡卡也成为国内剧本杀行业名副其实的领先企业。

杨侃说,剧本杀作为线下娱乐方式的其中一种,这两年的飞速发展与市场供求有着很大的关系:“就像卡卡桌游店经营桌面游戏也已经12年了,可能随着时代发展会有类型上的改变,但这种供求关系是不变的,从之前的狼人杀到现在的剧本杀,桌面游戏已经成为我们这代人休闲娱乐的选择了。”

如今,剧本杀行业聚集了一批具有策划能力、设计能力和沉浸式表演能力的人才,这类人才能够有效解决一些地区旅游娱乐项目内容陈旧、难以吸引年轻人的痛点。因此,增强内容输出能力,与优质独立IP和地方文旅合作“剧本+IP”和“剧本+文旅”的模式也是剧本杀行业今后可以持续探索的方向。记者就注意到,此次展会上有很多以城市为背景进行创作的剧本杀作品,带给玩家十分新鲜的体验感,也让玩家在游戏的过程中对各个城市的文化内涵有了更深的了解。

作为剧本杀行业多年的从业者,刘罗也希望未来剧本杀行业可以发展的越来越好,让更多人感受到剧本杀游戏的魅力:“我相信大浪淘沙的阶段迟早会到来,但同时我也相信,剧本杀行业是能长久生存下去的,因为以创作内容为基础的它有着无限的延展性和潜力。我们要做的,就是坚持初心继续保持高标准的创作追求,相信剧本杀行业在未来更加专业化之后,所有人都能看到它的光芒,这是丝毫不亚于其他任何艺术载体的光芒。”

【纠错】编辑:袁君子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nbamyq.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